新冠疫情已經在全球燃燒了一年有餘,但至今對於新冠病毒仍有很多的不解之謎。最近香港大學微生物學系的團隊發現,細胞表面的硫酸乙酰肝素及唾液酸的多少,都會影響細胞與新冠病毒結合;其中發現如阻斷硫酸乙酰肝素與新冠病毒結合,病毒量可大減逾9成,而加入「肝素」移除酸乙酰肝素亦有助減少感染,而此發現將對日後治療新冠肺炎治療提供了新的曙光。

港大微生物學系團隊利用人類肺部上皮細胞以及離體人肺組織,研究新冠病毒與肺部細胞結合,並進行病毒複製的機制;發現於普遍存在於不同細胞表面的硫酸乙酰肝素,有助與新冠病毒的結合,令病毒進入細胞內進行複製,惟於人類肺部上皮細胞及腸道上皮細胞樣本,阻斷硫酸乙酰肝素與病毒結合,病毒量可大減96%至99%。

團隊利用抗凝藥物「肝素」(heparin),以移除細胞表面的硫酸乙酰肝素,同樣可將新冠病毒結合大減73%。研究認為,新冠病毒視ACE2為進入細胞的受體,惟肺部及呼吸道ACE2較少,相反硫酸乙酰肝素則普遍存在於不同細胞表面,未來可將阻截硫酸乙酰肝素與病毒結合作為新治療方案。

研究亦發現細胞表面的唾液酸,可阻礙新冠病毒的感染,如去除細胞表面的唾液酸,新冠病毒量可增加大增8成。港大醫學院微生物學研究助理教授朱軒形容,ACE2猶如一把鎖、新冠病毒就如一把匙,唾液酸或屬鎖內的石,阻斷新冠病毒進入細胞。

另外,研究指,由於人肺組織中「TMPRSS2」蛋白酶相對較腸道低,加劇新冠病毒S蛋白中「弗林蛋白酶樣切割位點」感染肺部,相反腸道感染則較輕微,故就此作針對治療相當重要。

這次研究結果亦同樣應用於已變種新冠病毒,提到硫酸乙酰肝素普遍存在於不同細胞表面,或因而有助新冠病毒感染不同人類組織,而研究阻斷硫酸乙酰肝素與病毒結合,或成未來新冠肺炎的治療方案之一;不過由於「TMPRSS2」蛋白酶及唾液酸方面仍有不少未解疑問,仍需就此作進一步研究。

此次研究已於國際科學期刊《自然通訊》發表。